誰是第一名?2019年國內影企出品業績年終大盤點

時間:2019.12.27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五年


1905電影網專稿 “到2019年,我們預計中國動畫電影會占整體票房的15%。”

 

兩年前的投資者交流會上,迎著臺下聽眾的目光,光線總裁王長田語出驚人。當時,不少人覺得這句話頗有點給自己壯膽的成分。彼時的光線正全力押注國產動畫產業,未來業績如何仍是未知數。


光線傳媒出品《哪吒》


2019年暑期檔,《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票房直奔30億大關之際,王長田微博上卻是十分冷靜地寫道“國漫一大步,依然是起步。”


據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12月26日,國產電影總票房已達627.2億。其中,以《哪吒》為首的國產動畫電影票房TOP10累計票房達66.91億,占比全年10.66%。



預言逐漸照進現實背后,2019年是光線傳媒的高光之年。專注于主旋律作品生產的博納影業,同樣迎來大豐收。其主控的《中國機長》、《烈火英雄》,票房與口碑齊飛。


裝入萬達影視的萬達電影,出品成績仍然位居傳統四大之首,“含金量”卻不能同日而語。昔日民營影企上市第一股,華誼兄弟正處于水深火熱中。


博納影業出品《中國機長》《烈火英雄》

 

北京文化等行業新貴民營影企,全年出品業績對于單部爆款的依賴性較強,資本與主創團隊深度綁定。


吳京身為大股東的登峰國際憑借《攀登者》、《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國》三部作品,以66.45億出品成績位居新貴影企之首。


登峰國際出品《流浪地球》《祖國》《攀登者》

 

阿里影業、貓眼娛樂兩大上市互聯網影企,2019年出品電影作品業績均超200億,但聯合出品方身份居多。“互聯網+”時代以來,以大數據為基礎的阿里影業、貓眼娛樂、騰訊影業,優勢更多體現在宣發端。

 

還有4天,2019年將成為過去式。這份新老民營影企出品成績的年終總結,對于未來將有哪些啟示呢?


傳統“四大”:專注贏得未來


截至12月26日,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傳統“四大”民營影企2019年出品業績由高至低分別是153.89億的萬達電影、127.11億的光線傳媒、102.09億的博納影業、35.94億的華誼兄弟。


單從數據而言,萬達電影的出品成績無疑是優等生的表現。但正如其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所述那般“主控爆款電影數量較少”,讓這份成績單的“含金量”略顯不足。


據統計,2019年至今,萬達電影參與了25部國內上映院線電影的出品,累計綜合票房達到153.89億。無論是參與出品數量,還是累計票房,皆位于傳統“四大”之首。



然而,支撐起主要票房成績的《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烈火英雄》等五部破10億影片,萬達電影均是聯合出品方。這個身份也決定了,萬達電影在這些作品上的收益有限。其主出品的三部作品中,最好成績為楊紫等主演,取得1.8億票房的《沉默的證人》。



“我們現在整個產業鏈的布局已經完成了。2019年對我們來講,最重要的是能夠把我們的資源整合在一起,能夠打通上下游,產生更大的價值。”2019年1月23日,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先生接受藝恩網采訪時如此表示。

 

2019年裝入萬達影視后,已經形成制宣發放上下游聯動的萬達電影或許并不著急眼前的得與失。這首“影視航母”各零部件之間的磨合,也需時日。在即將來年的2020春節檔,萬達電影主出品的《唐人街探案3》,或將讓公司業績迎來開門紅。



所有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相對于萬達電影全產業鏈模式的初探索,光線影業的國產動畫夢由來已久。

 

2015年成立彩條屋影業,標志光線正式進軍國內動畫產業。相比技術的缺失,優秀動畫人才的尋覓更讓人頭疼。正是在這一年,彩條屋影業CEO易巧專程從北京飛到成都,見了一個外號“餃子”的年輕人。

 

易巧認定“這是個天才”,餃子認為“終于不再是騙子。”2019年暑期檔,《哪吒》橫空出世,再次點燃國漫崛起的希望之火。據統計,截至12月26日,2019年光線傳媒參與了14部國內上映院線電影的出品,累計票房127.11億。



毫無疑問,《哪吒》不僅是2019年的國內影市票房冠軍,也是光線傳媒2019年業績最大收益來源。而另外兩部其以主出品方身份參與運作的文藝片《風中有朵雨做的云》、《陽臺上》,分別取得0.64、0.03億的票房成績。兩種類型影片的票房差異,也體現了一份耕耘一份收獲。



借著《哪吒》的東風,光線主控的《妙先生》、《姜子牙》分別定檔2019賀歲檔、2020春節檔。后者能否在春節檔給觀眾創造驚喜,尚且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國產動畫的探索之路上,光線傳媒已經走在了前面。


光線主控《妙先生》《姜子牙》


與光線一樣,專注于特定類型片發力的博納影業2019年收獲頗豐。

 

“三部電影最終取得了近50億元的票房,我還是挺高興的、還是挺激動的。不僅有票房的成績,而且很重要的是贏得了觀眾的喜愛,觀影的好評如潮。”2019年12月初,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出席某峰會時感慨到。

 

這句話中所提及的三部電影,乃是由《烈火英雄》、《決勝時刻》、《中國機長》構成的博納影業“驕傲三部曲”。據統計,截至12月26日,2019年博納影業參與了11部國內上映院線電影的出品,累計票房102.09億。



伴隨著《葉問4》票房突破5億,博納影業2019年主出品大銀幕作品累計成績已突破80億。多年來深耕主旋律作品創作,博納影業迎來大豐收。


據悉,博納正在籌備一部以抗美援朝為背景的戰爭影片《長津湖》。在歷史的節點上,2020年正好是抗美援朝70周年。這部還未誕生的電影,就已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先天優勢。而其參與出品的行動三部曲終章《緊急救援》,即將亮相2020年春節檔。從目前形勢而言,2020年博納手中擁有一手好牌。



昔日的行業一哥,華誼兄弟2019年過得并不舒心。2019年初,華誼兄弟發布公告稱,阿里影業擬向公司提供7億元借款,借款期限為五年。2019年8月份,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公開承認,他最近已經賣掉了一批藝術品,換取一些資金來解決公司流動性的問題。

 

資金流動面臨窘境,華誼兄弟的出品業績也表現一般。據統計,截至12月26日,2019年華誼兄弟參與了5部國內上映院線電影的出品,累計票房35.94億。能否盡快有爆款作品的誕生,對于泥沼中的華誼兄弟至關重要。在實景娛樂方面,2019年華誼兄弟有多家電影小鎮建成投入運營,算是為數不多的喜訊。



從傳統“四大”的出品業績的“含金量”來看,專注于特定類型片發力的光線傳媒與博納影業2019年贏得了更多市場關注。在資本層面,體現得更為淋漓盡致。根據雪球APP資料顯示,截止12月27日收盤,光線傳媒股價從年內漲幅高達53.38%,華誼兄弟漲幅僅為0.85%,萬達電影跌幅達到18.05%。


年初至今,光線萬達華誼股價漲幅


新貴影企:爆款定喜優


“說話不多,句句砸鍋。”

 

12月26日,《特警隊》首映禮后的主創交流會上,主演凌瀟肅賈乃亮調侃“有包袱”后自嘲到。此片首周成績,也將決定北京文化2019年的最終出品成績。



據統計,截至12月26日,2019年北京文化參與了10部國內上映院線電影的出品,累計票房62.025億,位居新貴影企出品作品票房榜亞軍。相對2018年連續押中《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2019年爆款捕手北京文化的準心有些失準。

 

除了《流浪地球》外,其主出品的《平原上的夏洛克》、《跳舞吧!大象》、《被光抓走的人》成績未能達到市場預期。


根據2019年北京文化第三季財報顯示,計入《流浪地球》的收益后,公司第三季度及前三季度歸屬上市公司的凈利潤同比增幅,分別達到8425.38%、152.76%。


《被光抓走的人》票房不及預期


新貴民營影企中,一部爆款決定公司全年出品業績的現象并不少見。2019年,歡喜傳媒參與了《瘋狂的外星人》、《我和我的祖國》兩部影片的出品,累計票房53.15億。其中,公司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主要收益來自《瘋狂的外星人》。該片也是壞猴子影業2019年唯一出品大銀幕作品。



隨著《囧媽》被橫店影業以24億保底發行,主出品方歡喜傳媒又可以憑借一部作品躺贏。徐崢身為最大股東的北京真樂道文化,此片出品排名僅次于歡喜傳媒。前有寧浩,后有徐崢,三家公司“友情滿滿”。



根據天眼查app顯示,寧浩、徐崢均為歡喜傳媒的主要控股股東,兩人持股數量均為1661萬股,占比整體0.53%。資本與主創團隊深度綁定,成為新貴民營影企的共性之一。


歡喜傳媒股東情況

 

“成功是英雄,失敗是烈士。”吳京參演《流浪地球》的豪言壯語,至今讓人印象深刻。郭帆空手套戰狼背后,吳京身為大股東的北京登峰國際文化成了該片的出品方。



同樣,因為吳京參演片中角色,登峰國際還參與了《我和我的祖國》、《攀登者》的出品。這也使得公司2019年累計出品票房達到66.45億,位居新貴民營影企出品業績榜冠軍。這與第二名的北京文化相差4.43億,《特警隊》想在五天時間內填補這一差距的難度不小。



2018年賀歲檔,新麗傳媒主控的翻拍片《來電狂響》成為檔期最大驚喜。2019年,公司同樣參與了翻拍片《誤殺》的出品。據統計,新麗傳媒參與了6部大銀幕作品的出品,累計票房44.89億。三部主出品影片中,票房最高為4.04億的《誅仙I》。



在經歷《李茶的姑媽》票房不及預期后,2019年開心麻花僅出品了《半個喜劇》一片。目前,此片上映票房8天后,票房才剛剛破億。人們不禁要問,舞臺劇IP影視化改造的道路上,開心麻花還能走多遠?

 

互聯網影企:出品累計票房百億起步


大數據時代,互聯網基因濃厚的阿里影業、貓眼娛樂、騰訊影業,成為新型互聯網影企的三大代表。目前,前兩者已經獨立上市,賽道更為寬闊。

 

據統計,截至12月26日,三大互聯影企的2019年出品業績由高至低,分別是221.035億的阿里影業、210.2億的貓眼娛樂、120.58億的騰訊影業。出品作品累計票房百億起步,顯示了互聯網影企的未來可塑性較強。

 

 “阿里影業始于電影,卻不止于電影。”阿里影業董事長兼CEO樊路遠曾如此表示。2019年,阿里影業參與了33部院線電影的出品,累計票房達到221.035億。對于各大傳統影視公司的投資,開始開花結果。



2015年,因參與博納影業私有化交易,阿里影業成了公司主要股東之一。目前,持股比例達到8.24%。2019年暑期檔、國慶檔,阿里影業分別深度參與了《烈火英雄》、《中國機長》等片的運作。

 

2019賀歲檔,其主出品的《只有蕓知道》累計票房已達1.25億。在此之外,其主出品的《機器未來城》與《海上浮城》的票房表現不盡人意。而“錦橙合制計劃”加持之下,阿里影業正逐漸探索屬于自己的主控爆款作品方法論。



2019除夕佳節之日,貓眼娛樂的上市夢成真,正式掛牌港交所主板。據統計,2019年貓眼娛樂參與了32部內地上映院線電影的出品。其中,有18部電影是以聯合出品方身份參與。



2019年,其作為出品方排名比較靠前,票房最好的電影為《飛馳人生》。在主控爆款作品的探索上,貓眼娛樂也有很大上升空間。



截至12月26日,騰訊影業參與了12部電影的出品。其中,聯合出品方身份投資的作品為7部。值得一提的是,其聯合出品的進口片《大黃蜂》取得了11.47億票房,《終結者:黑暗命運》內地表現不及預期僅收獲3.52億票房。在國際化探索的道路上,騰訊影業有得有失。



2019年6月17日,貓眼娛樂與騰訊宣布成立“貓騰聯盟”, 共同建立覆蓋泛文娛行業服務的戰略合作。這次握手,體現了新老影視資本利益的一致性。光線傳媒與騰訊作為貓眼娛樂的重要控股股東,是促進此次合作的重要原因。

 

由此可見,如今的民營影企江湖里,傳統公司與互聯網企業正在相互融合。傳統“四大”的地位,也并非牢不可破。


未來,民營影企實力排名或將出現新格局,在觀眾審美水平日益提高的當下,無論大小公司誰生產優質內容,誰就贏得觀眾手里的那張電影票。


文/五年

男女做爱免费视频